• 灵山风景区欢迎您

    订票专线:0376-2255299

    服务热线:0376-2255299

灵山随笔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灵山随笔

探幽险石

时间:2009年07月14日点击: 【字体:

      对于不少来过灵山的游客,险石也许是从没问津的畏途。探幽险石,把它作为一种隆重的际遇,我是作过足够的思想准备才启程的。

      在一个春风拂面的早上,我们开启了险石之行。从景区逍遥洞景点东面的一处山坳,寻着人们在山树野草间踏出的一条依稀幽径,我们攀援而上。太阳躲藏在淡淡的云层里,初秋的气息弥散在晨雾山野间,当我们还贪婪吮吸天然“氧吧”的慷慨赠与时,眼前豁然一亮,一道状如马鞍的山岭迎面铺来。“快活岭!”我不禁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  快活岭是通往险石的必经之路。站在快活岭上,不觉惬意顿生:山岭两侧各有一条东北、西南走向的山岙,此时,山风顺着山岙无遮无拦地袭来,清爽宜人;岭上坦荡如砥,碧草如茵,宛如一坡人工精心植披的大草坪。躺在草坪上,沐浴长风,仰望苍穹,一任思绪驰骋,的确有神仙般快活。“快活岭”的称呼兴许由此而来吧。

      从快活岭向西北蜿蜒而行到险石,沿途不足两公里,但一路百步九折,曲径通幽,绿荫溪涧,奇石异峰:撒网石俨然一副张开的撒网,传为观音菩萨降龙缚虎时所用;玉石瀑酷如雄伟壮观的大瀑布,呈一方凝固的风景,象一帧巨大的彩照,或一幅硕大无比的油画;龙泉瀑布状若隽秀恬淡的少女,正用古铮弹奏着美妙动人的乐章.......还有老君崖与道德经,卧虎石与猴子石,等等,无不惟妙惟肖,亦真亦幻。峰回路转,恍然间,一条幽长的山谷从清风朗天间跃出,迎面远处的山坡上,一危如累卵的巨石孤悬在岚烟青峰里。哦,那就是我心仪已久的险石了!

      但是,欲近险石,还必须穿过眼前的山谷。走近谷口,一道“双象把门”的奇观映入眼帘:只见一高逾3米长约6米的“大象”正低头站在路边山涧里啜饮,不远处的对面山坡上则有一不到两米高的“小象”横卧于旁,象在虎虎端视着这通向山谷的唯一路径。进入山谷,眼前的景象徒然开阔,这不是又一个天造地设的世外桃源么?那约一平方公里的宽阔谷底,平坦如铺,绿茵如毯,三面峭岩绝峰象天墙一般把远处的天际堵严,只有南面一个窄窄的谷口与外界相通;谷底东边的山根旁有一溪千回百转的浅浅碧流汩汩而淌,幽幽地绕过山谷再右拐飞流直下,据说这是龙泉瀑布的源头。

      险石就在对面的山腰上,这是此行目标的极致,不由不激起我们的感奋。当一路劲攀至险石的附近,一种莫名的畏怯也随之而生。抬头仰望,那庞然大物横空出世,直入蓝天,蓝天上白云缭绕,仿佛巨石和白云一起在微微颤动。这时,不论从可以攀登的哪个角度看,它都在向着你摇摇欲坠。险石之险可见一斑。正当犹豫不定之际,同伴已先我攀到了险石的基座,以手昂然支撑着巨石的一边,用胜利者的微笑在向我招手。我自嘲地笑笑,毅然决然地奋力登上了巨岩边。站在险石与基座连接的缝隙旁,面对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杰作,我们立即显得缈小而无助。经过短暂的适应和平复,我开始留心面前的这座危崖崩壁:呈灰褐色的巨石已棱磨角损,略有凸凹,高约20米,宽约10米,为不规则长方形状,据测算重达百万斤;巨岩从平缓的山坡上凌空乍起,与周围的山体无牵无挂,只有一个圆钝不整的棱角和底座的岩石相交,且在两石接触的面上形成约六十度的斜角,令人产生随时都有倾倒的感觉。险石之险可谓绝矣!

      抚摸着险石,我的心中即刻腾起太多的问讯:它是什么时候从这里破壁而出、拔地而起、直入云天的?那与岩石相接的小小支点何以能承受得了百万之重,并且还将承受到几时?我想,自古及今,没有人能考证清楚,险石正是承载了这些神奇和奥秘从昨天走到今天,还要走向未来,它留给人类的是太多的疑难、太多的敬畏和太多的思考,大约这也就是险石的魅力所在了。

      其实,险石的魅力不单在其险,也在其奇。谓之为奇,是因其造型奇特。从不同的方向观察它,它就呈现不同的造型;从远近不等的距离观察它,它也会幻化出异样的形象。有人作过统计,说它至少有十八种栩栩如生的变化,于是我们选择了几个侧面试了试,果然有悟空问佛、天马行空、巨轮迎面、磨菇云、照妖镜、仙人头等形象迥异的奇幻感觉。有人说,黄山的“飞来石”虽巧不如它大,西湖的“飞来峰”虽大不如它险,甚至是澳大利亚的“艾尔斯巨石”、马来西亚的“石龙门”等世界著名岩石,其险、奇与险石比,也都为之逊色。可见,险石真乃天下第一险、奇之石,魅力之石!

      站在险石一旁向下俯瞰,险石盆地如诗如画,好一派田园牧歌:秋阳静静地洒在碧绿的宽谷,山溪象一条玉带缠绕大半个谷底,微风抚来,披动数顷绿浪,几头水牛放牧青坡,数树野山楂挂满彤红的果实........险石盆地古有险石寺,今已寻觅不到它的踪迹,只有散落异处的石碾、石磙、石臼和数片瓦砾,以及山谷尽头那干涸的池塘,似在见证着这里当年那晨钟暮鼓,木鱼铮铮。过去,这里曾经是一个林点,面前的山谷一度是肥沃的良田,如今,林点成了断垣残壁,良田变成一谷碧波,只有青青的山、斑斑的石、密密的树、潺潺的溪,象在诉说着那逝去的经历和灿烂。人类的文明也真是奇妙,在刀耕火种的时代,只要能有稍加适应生存的环境,人们便会在这里张罗生存;而当时代发展到一定程度,文明就会选择便利,逐渐弃舍闭塞;时代再向前进步,文明的触角又会向闭塞延伸,回归自然,探寻悠远。那么,不久的将来,险石及其所在的碧落还会那么幽静、安然吗?

      险石之行不再是沉重和劳累。虽然还是那条跌岩起落的山路,虽然还是这么三、两千米的里程,我们却感到一路明艳,一路喜气,因为我们就象这春天一样,一路美景,一路惊奇,一路思索。

上一篇:漫话灵山

下一篇:悠 悠 莲 塘